当前位置:慈母有爱网 > 夫妻生活 >

发疯、轻生、抑郁,《小舍得》3个孩子的大结局,戳破中国家庭教育竞赛的假象

  • 夫妻生活
  • 2021-05-04 13:05:34
  • 母婴护理专家


作者 | 王耳朵

来源| 王耳朵先生(ID:huangezishiba)



霸榜半个月热搜的《小舍得》,持续不断地轰击着观众的神经防线。


被学区房支配,被秘密辅导班裹挟,被名次和成绩驱使,几乎每一场戏都戳在了中国家长的焦虑点上。


三组聚焦小升初的家庭,初始风格迥异,却又在情节发展的过程中相互融合,产生新的矛盾走向。


大起大落之后,故事接近结局,而此时那三个皆被负面情绪缠身的孩子,辛辣地指出了千万中国家庭的三重困境。


疯狂“鸡”出来的娃
娃疯了



蒋欣饰演的田雨岚,是“鸡娃”派的代表。


那一张长在儿子身上的嘴、上升到顶点的焦虑感和无处不在的攀比心,汇总到一起就是扑面而来的窒息。


作为小三的女儿,生父酗酒去世,田雨岚在继父的资助下堪堪考上三本。原生家庭的匮乏让她在婆家直不起腰板,她羡慕南俪毫不费力的优雅和体面,进而逐渐偏执:


动用一切资源,让儿子子悠考高分、上名校,成为人上人,才能凸显自己作为母亲的成功。



南家家宴,大人孩子围坐在一起聊天。


她见缝插针,让子悠用英文介绍水果,一脸得意地期待儿子能给她长脸。



她全副武装,试图拿儿子的成绩压住南俪的女儿,炫耀似的怂恿儿子背小数点后2000位的圆周率,不甘示弱地向姐妹开炮:


“我们子悠,就知道学习,上学期期末拿了个第一名,随堂测试次次第一……前段时间还有家长跟我说,子悠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。”



子悠不负她望,捧回一堆奖杯,但偶然一次成绩的失误再次拧紧了田雨岚的发条。


新家规开始实施:“每天早起半小时,晚睡半小时,一天多加两套卷子”。



颜子悠喜欢研究小昆虫,梦想是成为“生物学家”。


但在田雨岚眼里,儿子的热爱,不过是一些“恶心兮兮的东西”。


出发点好,但努力方向不对,爱开始变质。



校园活动“请你夸夸我”的演讲上,子悠哭着说出自己的心里话:


“我觉得,我妈妈爱的不是我,而是考满分的我。


你每次都说是为了我好,但其实都是为了你自己的面子,从来不管我开不开心愿不愿意……


你每次看到我没有读书写作业你就难受,你看到我闲一小会就想让我多背几个单词多写一张卷子……”


这番话不仅没触及到田雨岚的真心,反而加重了田雨岚“孩子不逼不成器”的信念。



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“超限效应”,指的是刺激过多、过强或作用时间过久,从而引起极不耐烦或逆反的心理现象。


逼迫和重压之下,子悠“疯”了,他出现了幻听和幻视。


没办法表达自己的情绪,也没办法让妈妈接受不完美的自己,子悠分裂出了一个玩伴“大龙”。


大龙穿着他最喜欢的C罗尤文图斯7号球衣,抱着他最喜欢的玩具,总在他焦虑不安的时候出现陪伴他,他把大龙当作精神依靠。


在考场上,子悠紧张到彻底精神错乱。


他趁老师不备撕掉考卷,掀翻桌子,癫狂地疯笑着冲出了考场……


像田雨岚一样的“鸡娃派”,现实生活中不在少数。


戏剧是夸张的,底色是真实的。


每个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够在起跑线上赢过同龄人,一味的施压,却唯独忘了,抢跑是有代价的。


教育最基本的常识,就是每个孩子都有其特有的成长节奏。


孩子不是父母炫耀的工具,也不是将自己失意人生扭转乾坤的关键。一个身体只能承受一个灵魂,不被看见自我的孩子,早晚会精神死亡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