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慈母有爱网 > 分娩期 > 产后护理 >

孙紫芳:理工科女强人跨界而来

  • 产后护理
  • 2017-03-11 02:30:54
  • 母婴护理专家

孙紫芳:理工科女强人跨界而来

月子会所,相信在这篇报道发出之前,很多人都对这个词汇有些陌生。在《北京爱上西雅图1》中拍摄的大部分场景,就是类似这样一个温馨的小型月子中心。在大淄博,孙紫芳和她管理的安优母婴高端月子会所已经照顾了很多产妇,她们在这里度过了女人生命中尤为重要的月子生活。

“安优想要带给客户的,是一个家,一个让新妈妈不再慌乱和脆弱的家。”孙紫芳跨界而来,轻柔细语中却透着一个女人最坚定的梦想。

理工科女强人跨界而来

在做月子会所之前,孙紫芳大部分时间是与审计、房地产、化工这些“爷们”的行业打交道,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月子会所、月嫂、产妇这样的人和事有什么关联。

2006年,在厦门做审计高管的她已经年薪65万。“说实话,在做这行之前,我真没怎么和女人打过交道,身边共事的都是一群男人,说话做事雷厉风行,我性格也是这样,很急,要做的事情立刻付诸行动,不会拖到下一分钟。”但人生最奇妙美好的就是如此,机缘巧合,加上她不服输的劲头和披荆斩棘的魄力,她进入了母婴服务这个充满温情的行业,并做得风生水起。

2007年,为了照顾家人,她放弃了高年薪的工作回到淄博,先后做过房地产总经理,开过化工厂。2015年冬天,一个偶然的机会,孙紫芳在做“暖冬行”公益活动期间,认识了现在的合作伙伴和他正在做的月子会所。但是,当时的会所正在试营业期间,经营情况并不是很好,虽硬件设施较好,但团队结构和管理制度、工作流程都不完善,处于亏损状态,团队士气不高。

2016年1月6号,孙紫芳经过慎重考虑和对市场充分考察之后,正式加入安优,接管了会所的管理事务。

一个朝阳产业却难以看到希望?

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,越来越多的宝宝出生,母婴行业应该是最灿烂的朝阳产业,但为何安优在最初营业期间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?

至今想来,孙紫芳都无法忘记曾经的艰难。“我来之前曾入住过四个产妇,其中两个都因为服务等问题离开了会所。”

孙紫芳认为,做月子会所靠的就是专业、诚信、全心全意的服务态度。她还记得自己来到安优的第三天,会所接到一个客户,因为管理不完善,客户不十分满意,为了留住这个珍贵的客户,孙紫芳亲自上房间一遍遍诚恳地道歉,并及时解决问题。两天后,客户主动缴纳了所有的费用,,后来这位客户成了她们的义务宣传员,短短的时间连续为会所介绍来了7名产妇。

在提升硬件和软件的同时,她开始向市场要效益。定计划下任务,以绩效考核的方法增加每个人的积极性,订单慢慢多了,效益迅速提升,也让员工有了归属感。从每人固定工资只有一千五,到普遍月薪三、四千,业绩好的甚至过万;从没有几个产妇入住,到所有月子房全部订满;从不足20人的员工队伍壮大到60余人,为数百名下岗女工和农村富余劳动力提供就业岗位,这一切,她只用了10个月的时间。

日月交替 月子会所成了温暖大家庭

走进安优母婴,记者在这里看到了一个高端专业却又温暖的家:大型游泳池、宝宝拍照摄影棚、安静明亮的阳光房、设施一流的月子房、产后护理室、营养搭配堪称淄博第一的月子餐、服务质量上乘的月嫂队伍……

从最初接待第一个顾客到如今,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安优已累计为270名产妇提供了最优质的服务,孙紫芳告诉记者,目前月子会所有不同价位的月子房29间,平均每月20多个单子,价格从1万多元到6万多元不等,月嫂的队伍也在一天天壮大。“很多人都会觉得在外面坐月子又贵又不方便,其实产妇的月子套餐包含了多项服务项目,来这里什么东西都不需要带,所有的一切我们准备齐全。除了有月嫂的专门照顾,一日三正餐和三个加餐都有专业厨师量身打造,还能享受产后恢复、心理疏导、宝宝游泳、抚触、洗澡、宝宝摄影等各项服务,月子中心有专家每周指导产妇学习新生儿护理常识,让产妇即使出了月子回到家中,照顾孩子也完全没有问题。”

尽管目前看来,能够欣然接受月子中心的消费者还不够普遍,但是孙紫芳却对未来充满信心,目前她不仅着手在考察西城区分店选址,还一直在进行着母婴护理培训学校的储备运营。安优母婴学校培训出的月嫂、育婴师、催乳师、营养师,拿到从业资格证后,可以选择在安优母婴工作,也可以外出就业或自主创业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